我的名字叫红

一个杂食

一发耿直的原作叶喻安利

Ansuz:

两人一个逆时针,一个顺时针,这相遇,是早晚的事


大部分是原文引用,出于个人习惯会引得比较长,(我眼中)非常戳心的地方会划重点。分析纯属瞎扯,有些段落是否JQ自由心证。注意:有不少私人性质的(过度)解读掺杂其中。


不保证全面覆盖原文萌点,有漏掉的一定要告诉我啦!




章0183



“冰霜森林嘉王朝的这支队伍呢?”喻文州问道。


春易老连忙介绍了嘉王朝队伍的五人职业,这些他们都是做过调查的。


“很明显是代打啊……新区新人玩家,没能力刷出这么高的成绩的。”喻文州说着。


“我也这样想。”春易老说。


“而且可能还不是普通的代打。你看埋骨之地这个副本成绩的时间,正好是在我们和嘉世战队比赛的前后刷出来的。嘉世的副队长刘皓在那天的比赛中多次出现极其低级的失误,状态出奇的差,看来这家伙是跑去新区打副本分散了注意力啊!”喻文州说。



“多次出现极其低级的失误,状态出奇的差”是“分散注意力”的表现和结果。事实上从全书来看,喻文州说话通常多多少少是会留有一些余地的,这种连续用多个程度副词的情况其实很罕见,他的语气里微妙地体现了对刘皓的不满。



“呵呵,说的是啊!所以这当中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特别的原因,导致他对这个副本记录异常重视。先前的冰霜森林就有和君莫笑对刷,之后甚至做出混入君莫笑队伍刺探情报的举动,看来也是很重视这个君莫笑啊!能让职业选手都另眼相看,君莫笑也差不到哪去。我有一种感觉,刘皓对君莫笑是有着知根知底的了解的。他的行为在针对的掩藏下,藏着的是恐惧、认可和信赖,因为害怕,他要跑去刺探对方的情况;因为认可,他偷回对方的打法就直接使用,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打法已经是最佳的选择,不会有更优秀的战术。”



懒得贴原文刘皓对叶修的态度了,但喻文州这几句判断有多准确是毫无疑问的。



喻文州拍了拍没装手机的空口袋后笑了笑说:“其实刘皓又针对,又害怕,又认可,却又信赖的人不用问也已经知道是谁了。”


“是谁?”春易老脱口道。


“叶秋。”喻文州说。



本着这个推理,我认为叶修在嘉世时的队内关系喻文州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顺便关于前面那个“分散注意力”,补一个叶修对刘皓的评价。叶喻两人对刘皓的看法挺一致的,而且两人都更倾向于从对荣耀的态度这一方面来评价刘皓而非直接对刘皓的人品做定论。


章1279



是的,不够专注这是叶修一直指出他的一点。从他成为嘉世战队的一员开始,到他成了嘉世的副队长。


刘皓也算是相当有能力了,叶修也立即给予了表扬:“你阅读比赛的能力非常出色,但总是无法将注意力百分百地投入到比赛当中,你关心的事情,太多了点……”





章0185



“什么暴露了?”叶修问。


“你那些记录太惊人,蓝溪阁公会的人今天都找来战队了。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三两下就猜出来君莫笑是你了。”黄少天回道。


哦?怎么猜的?”叶修问。



有没有人觉得叶修这句“哦?怎么猜的?”特别喻文州……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暴露了,你也跑不了啊!”叶修说。


“是啊也猜到流木是我了。”黄少天说。


“啧啧,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只可惜是个手残。”叶修说。


“他在我身后站着呢……”黄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残了?”叶修说。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转答,叶修很快回复:“来呗,有号吗?”


“的确挺了不起可惜是个手残”,“所以说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很难对付”,两次都是教科书级实事求是的连夸带损。喻文州的回应也很好玩,绵里藏针地四两拨千斤,“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四舍五入就是约架了!单挑短板的喻文州主动约战啊!而且叶修还无比爽快地应了!

我得说,书里这俩人第一次对话的时候气氛就特合我胃口。



好啊!”君莫笑进来后叶修打着招呼。


好啊!听说现在在做网管?”喻文州答着话,角色流木却是已经拔剑冲了上来。


“是啊,我们这些人,除了游戏什么也不会,还能做什么呢?”叶修笑着,君莫笑也是千机伞一甩,抖成战矛形态,闪开这一剑后一个龙牙刺了回去。


“5攻速的战矛,这个可难缠了。你的却邪也没有这么高攻速吧?”喻文州说。


“就是属性单调了点。”叶修手下一直未停,方才龙牙过后又是接连几个技能加普通攻击的连续追击,喻文州的流木左躲右闪,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准备弄一个散人回来”喻文州却还是在说着话。


“希望这一次游戏公司不要再捣乱。”叶修说。


呵呵,加油吧


“对付你还用加油?”叶修笑。


“有时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喻文州感慨着,手下流木却是因为操作没跟上,终于在君莫笑接连不断的攻击中中了招。


你要也有了这样的手速,我们还有得混吗?”叶修却也没客气,一招命中,连招接连而至。



【“呵呵,加油吧!”】


【“对付你还用加油?”】


怎么讲,叶修面对比较直白的关心和祝愿时经常不那么坦率地避重就轻啊。心里明白对方的好意,但嘴上就比较欠扁了(他这点真的很可爱)。


“你要也有了这样的手速,我们还有得混吗?”再一次连夸带损,这次吹得有点大了啊叶神。


章0186



你赢了。”喻文州说着。


很正常。”叶修笑笑。


“散人的优势确实明显,加上你还有这么一件神奇的武器。不过,随着等级的提升,散人的空间还是会被不断地压缩的。”喻文州说着。


“嗯……你觉得,极限是多少?”叶修问。


“老实说,我觉得散人根本就没有讨论的意义。想玩好条件太苛刻了。首先没有你手中这样的武器的话,根本不足为虑。再其次,也只有你才能充分发挥出散人多变的优势。这个特别的职业,也就只有具备了这些特别的条件才变得有意义。”喻文州说。


“现在都已经具备了。”叶修说。


“以你所具备的条件来说的话,我觉得70级的情况下散人复杂多变的打法优势可以大于它没有高伤大招的缺陷。注意,这是仅限于拥有这种武器以及你使用的情况下啊!假设荣耀保持像现在70级的这种完美平衡状态提升上限的话。95级,等级达到95级的时候,即使是你,散人也不再具有价值了。”喻文州说。


“唔,和我想的一样,真可惜啊!”叶修叹息着。



喻文州堪称全联盟最大的叶吹之一,“只有”“仅限于”“即使是你”,真情实感得我只想捂脸……和前面说刘皓的“多次”“极其”“出奇的差”完全可以构成正负两极情感差。



 “不过……这赛季过去的话,荣耀就已经有三年没有提升等级上限了。”喻文州说。


“嗯……或许快了。”叶修说。


“75级?80级……对散人这个技能方面不会有成长的职业来说都是削弱。”喻文州说。


“但至少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你觉得我还有可能一直玩到95级的那一天吗?”叶修说。


只是这样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有什么不可以?”喻文州笑。


“唔,说得是。”叶修也笑。


“要不要再来一把?”喻文州问。


“不用了吧,我不会给你看清我的实力的。”叶修说。


“没用全力吗?”喻文州问。


“当然,我是老人家了,是需要保养的。”叶修说。


“那就这样吧!”喻文州笑笑,退出了比赛场。



【“你觉得我还有可能一直玩到95级的那一天吗?”】


【“只是这样在第十区玩玩的话,有什么不可以?”】


聪明人说话就是这点好,叶喻的对话完全是建立在喻文州认为叶修早晚会重返赛场的基础上的,尽管叶修在此之前什么也没透露给他。


不过这两人真的挺耐人寻味的,叶修为什么要问喻文州自己能不能玩到95级那一天这样明显远到超出职业生涯范围的事啊??什么心态???


再结合一下前面那句“我们这些人,除了游戏什么也不会,还能做什么呢?”,叶修其实很少和现役职业选手聊人生中荣耀之外的部分的,能听到他这样感慨的人并不多。




章0303



 一旁的唐柔不由得望了叶修一眼,却看到叶修一脸凝重地却是叹了口气。


“王杰希本来不该输的。”蓝雨战队这边,喻文州忽然说话。



两个人同时发现了这场比赛的异常。 



“厚道点吧!为了捧这一下,王杰希的牺牲已经很大了。而且风险也很大,这要是被对方看穿了,效果肯定适得其反。他技能点上的相让,幅度绝对也不大,我看大概只是两个技能上低了一阶而已。能掌握得这么精准,也是下了一番苦心了,用心良苦啊!”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虫爹这句“叶秋来了吗?”简直神来之笔,天啊这个信任度!虽然叶修的眼光和能力毋庸置疑,但看到这句时我还是心花怒放,太恰到好处了。


章0304



叶修!


喻文州会突然问到他,当然不是没理由的。正是因为他料定了叶修也肯定是可以察觉这一点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一场对决,能看出门道的内行却是少得可怜。  



确实少得可怜,按虫爹的描写来说这场比赛的前因后果就只有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看出来了。



“砰!”比赛中又是一声熔岩烧瓶摔碎的声音,一片大地受到这魔法道具的侵蚀,瞬间又是成了一片翻滚燃烧的熔岩。


“哦……”与此同时,场馆里的两个不同的位置,却是同时发出了这样一声恍然般的叹息。一声来自观众席的某处,一声,却是出自职业选手的席位当中。



两人发现王杰希事先设置好的保险的那一刻同时一声叹息。



全场一片惊呼后,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没过一会儿,开始稀稀拉拉地响起了一些掌声。在这点掌声的带动下,声音已是越来越大。虽然比赛的结果和很多观众所期待的并不一样,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鼓掌的人中,甚至有两个站起来的身影


选手席中的喻文州。


观众席中的叶修。


他们眼中的精彩,却不是这一场比赛,而是这一场比赛中王杰希的付出  



叶修和喻文州这两个人,无论是作为选手还是作为观众,他们的所见所感都完全一致。



高英杰什么时候最有可能犯错误?当然是在战斗的最终时刻。当他意识到他将击败联盟中神一样的人物,同时也是他最尊敬的队长时,这个怯场、羞涩的孩子心情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震荡,这一关,对于他而言着实有些难过。


但是,王杰希却是早想到了这一点。战斗的最后,他的角色最终被逼退到了角落。而逼打角落中的对手,是魔道学者极其基本的一个攻击手法。别说是高英杰了,职业圈中任何一个魔道学者的职业选手,在那种情况下恐怕都不可能再犯错。高英杰哪怕心情上受到震荡,这样一个简单而又熟练的局面,却也足以帮他撑过这一难关。于是,他最终赢得了胜利。


喻文州到底还是有没看出来的东西。


王杰希所做的,比他看到的还要多。他甚至铺好了路,让高英杰可能发生失误的机率降到了最低。这一点,直至最终高英杰的那一个熔岩烧瓶扔出时,早察觉王杰希意图的喻文州和叶修才同时察觉到这一布局


这位微草的队长,真是不遗余力地想在这一场比赛中让高英杰获胜。他终于做到了,而他精彩的付出,也赢得了两位大神很真诚的掌声。  



刷完信任度又刷默契值,虫爹写起叶喻来真是让人没话讲,光是在场唯二看出王杰希意图就已经够可以了,还同时察觉王杰希设置在最终保险关节的布局,同时察觉布局也就算了,还同时一声叹息。这两人的默契简直了,虫爹真·叶喻大手不解释。眼中看到的精彩之处是一样的,做出的反应也是完全一样的,他们不约而同地起身为王杰希鼓掌这一幕我大概永生难忘了。




章0330



职业选手这边,左等右等终于还是没看到真相,只能是各顾各地议论起来。


“是那家伙,肯定是那家伙!”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着,“上厕所?你信吗?肯定是不想露面溜走了嘛!”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这个捉迷藏他也算是经验丰富,恐怕是找不到了。”


“嘿嘿,龙抬头……”望着电子屏上的回放黄少天念叨着,又看了看嘉世那边孙翔一脸踩了屎的表情:“简直就是打脸,这家伙难道是和韩文清串通的?”


那个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喻文州却只是淡淡地说着。  



补一段:


章0509



“你的龙抬头,你说你弄出来只是为了好玩,实战价值有限。可是怎样呢?所有的粉丝都把它当作是你的招牌技。它的实战价值有限,这重要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无可复制,它只有你会,所以它就成了无可替代的华丽。当你不用它的时候,大家就会以为你水平已经下降;当你在全明星赛场上打出来的时候,瞬间就可以引爆全场的热情,这些,我不相信你看不到!”


慷慨激昂的一番言论,陶轩已经彻底收起了他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修。 


叶修却是微微笑了笑:“你说得很对,但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的是什么?” 


“胜负。”



两段结合起来看会发现叶喻两人对龙抬头的认知本质上非常相似。


其实我觉得叶修在全明星上使出龙抬头未尝没有宣示归来的意思,但他用出来的原因首先是这个招数在战术选择上最合适。




章0396



“荣耀发展到今天,早已经过了个人英雄主义的阶段,所有选手之间的差距都在不断地缩小,必须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战斗力,这样的团队才说得上是出色。”叶修继续说着。


“那你觉得,目前联盟中有这样的团队吗?”陈果问。


“蓝雨。”叶修毫不犹豫地说着,“最接近这种未来发展趋势的队伍,一定是蓝雨。不过说来也悲剧啊……蓝雨这支队伍,他们的队长喻文州是重中之重,不过也因为喻文州那横扫职业圈的变态手残,着实拖了不少后腿。”


“听说过。”陈果点头,喻文州的手残,就和黄少天的话痨一样绝对不是什么秘密。


“不过……这家伙也亏得是手残,他一定会是在联盟中混得最久的人,实在是,他这手速根本已经连退化的余地都没有了。我真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不练手速,故意要保持这手残的状态,以此增加自己在职业圈的续航能力啊?”叶修说着。  



这种连夸带损的画风我都已经快麻木了……话说叶神你这么连着两个“故意”,信不信喻文州下一秒就哭给你这有手速的疯子看啊!


章0449


 



“嗯,但这散人的连招确实繁复。真要研究的话,会花不少精力。”黄少天说。


“比赛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喻文州说。


“但我有预感,他回来后一定是个大麻烦。”黄少天说。


他从来都是……”喻文州说。



【“荣耀发展到今天,早已经过了个人英雄主义的阶段。”】


【“比赛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


两段放在一起看效果更佳。叶喻两人在对团队作用的认识上一直都很清醒。


还有这句“他从来都是……”为什么有一种蜜汁无可奈何的宠溺感,难道是我滤镜又升级了吗。




章0453



像黄少天、刘皓、韩文清、王杰希,这些都是在游戏里就和君莫笑以叶秋的身份直接对过话的,当然毫无疑问地肯定着这一点。此时一看义斩战队的这新闻发布会,都有些搞不懂了。


“居然扯这谎,胆子也太大了吧!”黄少天这一边目瞪口呆,一边就要上QQ找叶修去问了。


喻文州呢,却只是静静地想了想说:“或许,这不是扯谎。”


“怎么不是!君莫笑当然就是叶秋,咦,等等……”黄少天也是细心的人,望着眼前这发言人的发言,立刻也是意识到了。


“看到了吧!义斩的人根本就没有说君莫笑不是叶秋。”喻文州说。


“确实!”黄少天又是回想了一下义斩战队从头到尾的宣传,从一开始宣布君莫笑加入义斩天下开始,他们从来就没有把君莫笑和叶秋这两个名字联系一起过。


是计划得很漂亮的一场炒作啊!”喻文州说。  




“除非是像我们这样可以确切相信君莫笑就是叶秋的,否则恐怕没有多少人能看穿这里面的文章。”喻文州说。


“但我们也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黄少天说。


我们也没必要拿。”喻文州说,“现在大概最难堪的应该算是嘉世了,亏得他们下午还那么郑重其事地在那声明。”


“呵呵呵,也就是难堪一点罢了,实质上的损失,倒也没有。下午的声明,他们是表明了即使知道了君莫笑是叶秋,但也要有职业的态度,职业的态度不就是说现在是竞争对手,该怎么就怎么嘛?现在既然对方又不是叶秋了,他们自然更可以随便行事了,就算曰后再澄清,也没关系,不知道嘛!”黄少天说着。


“这点上是,不过,他们试图通过这件事制造点对叶秋不利的言论,算是被这条消息给堵回去了。”喻文州说。  



我前面说过,叶修在嘉世时期的队内关系和处境喻文州心里是有数的(尽管虫爹并没有直接写出来)。看看他现在的态度:我们没必要拿证据,现在最难堪的估计就是嘉世了,亏得他们下午还在那郑重其事地声明。他和黄少天私下交流时对这件事的看法很尖锐,非常乐见嘉世吃瘪。


“他们试图通过这件事制造点对叶秋不利的言论,算是被这条消息给堵回去了。”有没有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喻文州毫无疑问是担心叶修的,虽然出于性格原因他表现得并不明显。


补一个嘉世对叶修的所作所为曝光后喻文州面对采访时的回应:


章1055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



这句就没有私下交流时那么直白了,严格来讲喻文州并没有直接指责嘉世对叶修的不公,但话里很能体现他善于就势引导的风格,一句“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寒心”直接把嘉世打向罪大恶极,看到的人大概怎么脑补嘉世有多亏待叶修都不过分。这一刀捅得真是稳极狠极准极。顺便我脑海里还有另一个版本:“以叶修在荣耀上的造诣,竟然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嘉世根本就不懂得他有多可贵。”




章0518



“不错,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想想你们队里的那个家伙。”叶修说。


“那是个怪胎……”魏琛知道叶修说的是谁,“我不得不承认,当年我对他看走眼了,而且走眼得厉害。”


“听说你当年就是因为输给他,觉得无地自容,才下定决心引退?”叶修


“切,老子做出的决定,会受到这种鸡毛蒜皮小事的干扰吗?”魏琛不屑一顾。


没有?”叶修反问


“当然。”


当真没有?”叶修还问


“好吧,有那么一点点……”魏琛说。


一点点是多少?


“一点点就是一点点,就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一点点!”魏琛回道。


不可能吧?”叶修说。


“操,你什么意思?”魏琛怒。


输给一个被视为完全不可能在职业圈混下去的手残,这种打击,我可以想象……”叶修说。


“你想象个屁……”魏琛嘴上虽然如此说着,心下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回味起了当时所受到的打击。  



叶修这个问法对老魏逼得也太紧了点……虽然知道他是为了把魏琛拉进战队,但这么刨根问底跟他平时的风格真的不太一样。某种意义上这段对话可以算得上是叶喻的一颗不很甜却值得回味的糖了。




章0519



“几年前,是喻文州在默默地向你学习,现在到了反过来的时候了。时隔几年之后,杀他个回马枪,还他一个惊喜,怎么样,是不是很带感?”叶修说。


“嗯,听起来不错……”魏琛想着这种感觉,突然也有了几分憧憬。


“那还犹豫什么?”叶修说。  



叶修看准的就是老魏的不甘心,上来就用杀个回马枪来劝他。话说叶神你的“很带感”到底是落在老魏的回马枪上还是给喻文州一个“惊喜”上啊?


顺便贴一段:


章0845



“他退役后和叶秋有联系?这次叶秋复出就把他邀上了?”喻文州略略推断了一下。已知的信息实在是少得可怜,不过肯定会和叶秋有关,这一点喻文州觉得是没跑的。


“他俩有交情吗?”黄少天反问了下。


喻文州也是怔了怔。


“要我说的话,非但没交情的,还恨之入骨的吧?我记得第一赛季的季后赛,咱们就是被嘉世淘汰出局的,当时比赛结束后魏老大骂了叶秋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吧?”黄少天回忆着。


“好像是有这段。”喻文州点头。


“那你说他们两个现在又勾搭在一起了?”黄少天说。


“大概……也是心有不甘吧!”喻文州叹息道。  



叶修说服老魏的着力点,喻文州猜得很准。




章0654



喻文州的手速确实不快,但节奏的拿捏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浪费技能,没有循环好技能冷却这种事绝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喻文州确实很少参加单人对决的赛事,但这并不代表他因为手速的缺陷在一对一时就会毫无招架之力。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控制好节奏,此时一对一中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分明是轮回的江波涛。


“他妈的!”


叶修听到旁边有人骂着啐了一口,扭头一看魏琛盯着转播给予的索克萨尔对决无浪的画面,脸色有点难看,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


“这个心理阴影你得克服。”叶修转过头来望着屏幕中的索克萨尔说着。


“毛!”魏琛骂道,显然对于“心理阴影”这个定义很是不爽。自己哪有什么阴影?只是单纯地想起了不值得开心的事罢了。


“什么心理阴影?”唐柔和包子两个此时倒是机敏地回头,很好奇的样子。


“去去去,小孩子瞎打听什么!”魏琛驱赶二人。


“就是,被十几岁的小孩打败进而失去信心再到心灰意冷退役的事,你以为老魏会随便拿出来满大街说吗?”叶修说。  



叶修最后那句话我竟然硬生生地看出了几分自豪感,感觉自己没救了。




章0685



不过再怎么样,毕竟颁奖仪式还是会搞。在这一瞬间,这个舞台暂不属于蓝雨,而是属于整个联盟。轮回是主角,舞台上的气氛也会以轮回为主,不会有人去过分体谅蓝雨战队的失落。此时蓝雨的选手,都默默地站在台下一旁,他们可以选择离开,退回到休息室,但是此时的蓝雨战队,却齐整地站在了台下。即使失败,他们也一如既往地表现着他们的风度。


啧啧啧啧……”看到这一幕的叶修很是感慨。


亏得是喻文州代替你成为了队长,蓝雨真是大变样。要是当年你这个败类带领队伍的时候,这会儿你们全队八成是站在那个地方齐竖中指吧?”叶修对魏琛说着。



这个“亏得是”听起来颇有既认同又嫌弃的……傲娇感。  




章0749



“切,覆盖率?那是什么?要的是效率,每一次死亡之门的释放都把握好机会,这一等阶的提升可以带来多大的收益你知道吗?”魏琛说。


“实战中未必会留给你这种机会。”叶修说。


机会是要靠自己来创造的。”魏琛说。


啧啧。”叶修转头对其他几人说:“看,这就是典型的蓝雨战队风格。”


不错,这就是典型的蓝雨风格。那支战队,有擅长利用战术创造机会的队长喻文州,有擅长把握机会的黄少天。而现在,他们早期的队长,在给银武打技能的时候,体现出来的恰恰也是这种风格,追求把握机会,一击必杀。  



这里对应的是著名的“手残和话痨”那一段。


章0512



“很厉害吗?”陈果说。


“喻文州和黄少天你总该都知道的吧?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两个人的风格,差不多都是从他身上继承到的。”叶修说。


“手残和话痨?”陈果问。


你能不能想点好……”叶修吐血。  



叶修这句“你能不能想点好……”和之后喻文州那句“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真是隔空发射的闪光弹啊。




章0956



“别管他们强弱了,反正他们就这些人,我的主意呢,下次再抢BOSS,各家就自觉点,主动站个人出来,咱们这边自组一队,专门和他们对抗。他们纠缠咱们,不如咱们先手纠缠住他们,这样专事专办,也免得操心太多浪费精神。然后其他诸位就去专心抢BOSS,早抢完早散,大家觉得怎么样?”



喻文州在会议上的提议,老冯还觉得这个主意一举两得妙极了……但是看了下面一章后深深感到老冯心里的“一举两得”八成跟喻文州想的不太一样。


章0957



于是新一周,某75级野图BOSS,各方势力再度聚首,叶修开始寻觅各公会里的职业选手角色的时候,赫然发现,有那么一队人马,积极主动地就出现在他们兴欣一行人的面前了。


初一交手,兴欣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很有些狼狈。但是等反应过来后,叶修简直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


这帮职业的哥们真是太靠谱了啊!知道我们就想找他们训练,现在专程就各派人手出来组队和我们专心PK,简直是体贴到无微不至啊!


要知道,这样的训练方法,就算是职业战队也不可能有。他们的训练赛顶多也就是队内分组打个五对五,演练一些固定的套路和打法,对手换来换去,总也脱不出队中那些熟悉的人。但兴欣现在呢,因为各大战队每天来抢BOSS的职业选手是轮换的,所以每天抽出来应付兴欣的人就也是轮换的,如此一来,等于是所有职业选手在挨个换筜rong>/strong>。&君p盌如他&吀> tro秋的> O说现在春应䆶pan>

敲黑杗朓甃漌现办偔盟丩有人lin是後乆rlin雿、朌却影这秩朓风彥应䝀个ong况冯对颁奖可士

喃亽丯说玥庋以的疁冯

雄严庋缉这/> 直弥庋得听想找他出杁冯 >来形容。


冣你觉可你弻文p>刌迉扄V>刌derlinineW来颁冚畉rlipan>删能首回漌彻觅吹五是”斀辊掌略略>删费精臢的冥,等喂喂喂rong>刁”䷮䚎営他几人说当贴判严都矚字W他皙栍壨rong>

话痷仉手⹟三臢皆>顷肹颤略略>刱丹聄<>刁现圥庋字>刲的时庛他 /> <度聚的他是典型的来形容。

话痺纳闖8兞仱丹奏的冖是袶他凢地掂最隗皺?之 <鎰在是谀点喻斶知伪製S@圚的仉喜"最際件知道讉稳妀strong>办但嘤亸位但嘴panY叶在无浟丗这友不䚄;" 疏竜8

职三职效天庪pan>来形容。

䜟吠贀么

/> 啊!

䜿匂s这/> 冂辛T当冂卥,等彯大变了现各皋睎 。”叶修说。


<能想ong>怪蘯扯谎。”


来形容。

话痷仉手画飌7楚况卨地的

天这一辬抄,窪亷仌卟里皂感!复〺鎰>刹颁了队庋/> 制喷件后的法﷞堪秬的是完练枪掌亪掌壨trong>啊!


啊捉天这一辉>制冯<痭未,迀竀点/> 度聋,什个袪费魏/> 睎梦薅这友样亲春庋ng地时王杏冷逅限于‍度聊捺侔个亟下
挽/> s这" 站肯转,这很带愌率,清E的竜﫜﫶冄;啊!trong



啊!trong


丟丞世有夥庩离得怱是典型皥庻文巘>刎的盟丯颏䈯<穡划克萨尔说着。

ong鎰京,迮得怄过杰杴部trong>啊!

菣现圬,迪费抯叵寴郗怄/> 挽过杰 很npan st起来颇炉<菣

PK啊P人了。叵>刺些>刺啊P人了人PK翥“很厄过杨,單卯”魏琛回道。


怱冯 刺拳擦玼手备升trong>啊!

別,等䛴是

/> 刲冶里皆亖的玬可禄]䛞味么样?”


件绖,这吀有>刄过杨回br 常rli欢br亄盯禄/>
撤郗怄/>

菶率?邗怜喻文巃惇巴部trong>啊!

<佄欣了样>撝 <怄/>

菌业皻。Sﻥ俸簥的疗怄过杌叶尴部trong>啊!

会亗怄/>

菥,等三擅长抜要戶妨爹叨rong>

/> 遌始寻是伶在o报>晄硬" 皙抢B始>刄是会搰全o们吗闪样騀拉方一旴徤 trrli>亻觞已是75级欣trrli>亯的 p>遍斯颁奘 慽在䏈熍斯善騄慽然>分亰凘譁义斩的人栌率,> >黄叨么样?”

些>刽过绹p>叶出杍斯好闪踍䚯慗迗迗斯问是<喻少位怡 的,当焍斯过杖愆亀騽在>慜皮就误的机率降料成 >慜修/> tr/> 这on样〩叨圯/> 刄过杌>慥,等ng>trongSHrong>慍新京到了,蛴是 慍斘要远佺 >业皕,就的O颯夼Hr喜若狂亶绍伬>尺云,某75>慯说玬>亮/> tr地der尥,等䛴是刌原,B镛仯迬尺亯䈌丸佞了栟积扎 现圩
使知 啊!

春䀎淯颁奍但> 对亻觌翥字称呼亖是審

是限/> 的他爹召春䀎淌翥宰出在 tro能rli叨trong>啊!

虎谿圍劆亣春䀎淁。願譁们主慯皖词汮朙戶里 啊!


<轮人 限爹及捺夝 tro能rli转尺绍伪春䀎淁亻觌翥rli格真皮/> 京233>

章0303


菟过 <亖昤得妙的这秋o胵,续舗春䀎 啊!

菣/> 丮踍率E道的辗

叩叨trong>啊!

菁义啊O亣 />时口起的亓 皢 轌B斆亖少格畉rli冬店春䀎淀夝摇意 丩叨trong>啊!

菥,等䛴是


呙抬䚢 /> 啊!trong

p>


亯颼畉p 啊!trong

p>丰很带愪佼达是不挽过杼 亯说现在昬将袁奖昀竀炍伬p>p囬BOS皖昕 叨trong>啊!trong

p>trong>啊!trong

p>

章0957


两丱是典型皬尬头軏件带雷> 。還昖是寑记擃縍盺迈积 >5憉反> 巀颗圯两井人 年未雷>叨trong>啊!

记脸者尞为抬将暂主乌他们的阖愆仯換ong>现刀颺了。者会I<,不/> 瞀有> 想豀么阴终究是,“p,等时亀騽trong>完>慻也>现>刎栓>慽trong>巌他实p 畉阽闙会什两亻文trong> 运 ,等䛴是慽挺r喜若狂隙庳使知遻叶䘶咞。圚皿想豨trong>啊!

时字续舨rong>的逬颁亽主>”魏琛回道。

伏>炰尀完旋闺str尯轜汼达是丯宗皚隆丛I叨trong>啊!

>时想豆亝遭报天亟 啊!

<的暂>现隙手 巀朢啊!

ng好芬尀b />将亖去皌中榩的訴朑记 >被慼暂丰帻回他就抬话>创>时慼亀騽腾的 /> 贖皩亟>壨trong>啊!

< 蕝二戨皏/>䙍尶咞牞 <咶修寐所颁修寐扴 啊!

道腾仯p巫慚皓的 >时捺宯依束,挺尶 载是0两个颏尶些>到凰迖躼亀騽骤雨会隯>想豨trong>啊!


p>皖昀默出来为边吙手 〺边尶9打对叙手 范砮喌的 来将刃甃漌闪栜严毖迬乤听p>“啊!trong

p>trong>啊!trong

p> 章0512


夏/> 亗判>现尯想g吙本> “仜汢地掖尤吏巬ong亱地耜铲斌拔分剑发 <䇀叮掌譌erl枰们>这一 竢慀屏幕中皬>这g>佨trong>啊!

砺>庨trong>啊!

>“飞们B/> 私
亟是>佬 吙是Z匂卶了,发挽巀颗

意/>尺的strong亖暎>“人伾地默唱然时飞>佨么样?”

唱 昬尔避斏呤色朮幈不是/> 画风身人>佨么样?”

回速纨trong>啊!

>刻䛨寞詬秴丝望睳使知遍斋魲/>画飋6躪屏幕中皴站

“了〙〖近帕,就踆亖的别秇觋魲绽闙皌仯限吙京康䢁踆䜃9朙昣 /秇觋=朣皬 />画飉阶咋魲给本尯善现尌他宵,逃避>佨trong>啊!

些狰/>默不是玬彻BOSS䑴竤吶9。在迬 地耖急停>佨trong>啊!

轺>庨trong>啊!

9暗ong烈焰跼昰黩亟不昨旙

 的逫纯青点隣皟不ne;蕝急停 <亖暖拺伾地扆暗ong烈焰灼 叨trong>啊!


p>,迂闼畽回仙圜要溨trong>啊!trong

p>trong>啊!trong

p>

章0685


灵魞者巯想巯尳巯想巯尌巤丼井躪蕝想冬将袁 贞仱为来少泡徐景熙 贖皩京个颍※觟>叩叨trong>啊!

g>赬公兎颍‘/>

是袶他凢亐玉了,佩亟的疗间未严異>雳冬丰兴亓>店怨trong>啊!

菣京亝,佟的疖迬玬杽,畽闆亖皤艌畽这啊>佗怘b />”魏琛回道。

菣/> 京尻丰兀们亓>店怘/>

菌畽匂卆亖皤鄙庄亗闖封丬太亨旙唐窪panb />圩叨trong>啊!

菻大宙样侗

叩叨trong>啊!

菁迬巀们亽,!伿Sg罽冬尙啊,厜冻规别䚖ne;ne;>佗怘b />圩叨trong>啊!

左辜>右辜>得

叩叨trong>啊!

華丶>佗怨trong>啊!

亖是袩刻颍>吹不昫T站为的/>主动地亟播给予皫T&叨trong>啊!

菣哫p丸pan>佨么样?”


p>䢁奻叶䜉觜p,"闼畽回仙圜要溨么样trong

p> 啊!trong


些狯黄透彻掌颏8/> 莫凯褖降 23钟=Qong圿徤J你躉擅长略 >丄扮>壘/> 亨成眫丸/> 亞着丰严完>壘/> “亖的稸亨么样?”

<很带愶知率"可>来形容。

俠‍但>赘/> 黥道O逑记BOSS互致,旷䢔珐窀b />旽然毥,等b />未 䚖檤艽这京p高丫N宣rong>啊!

好芜者4珽迬 出杍 23钟D艓的 /> 刎摇机暍菣俠’啊败$讉职䰶亷䢁奥遌畀们 亖的切很带踍率)天庪pan>来形容。

䜄踍g>瞉天>壘/> 诚丛丙啊>店怜喻文巺的”魏琛回道。

/> 啊!

菽,畽降L 你意der个亗怜喻文巙”魏琛回道。

菽符黄受怘/> 啊!

菬 丨䚖拮寜亵‌畬人/>黄庨䚖图通“很厜喻文巙圪亨trong>啊!

菥,等䛴是佗怘b />啊!

S/> 很n <怘b />卯‥逍菶亷亝亯仌乥逥,等是会檕﷞堯觥选了〮寍佬 t战阜亀騯仝 >ong>怪亜亄井/> 三帻乐洆䣎缉灵魞物逶乌strong心灶咶赬尯暂>玬想就崛迬想豗怨trong>啊!

亖意须壃冪亥trong>啊!

S哈哈亗众寜呤尳亖愍皐洆/st成的始甪亥trong>啊!

菬赾o亖意现尌奯暂严选trong>述限欥完5/>  壥逶丛井/>地时呤踱仜遗憸熨rong>迌'地旱是州䀓也亥rong>怺魄蘯察吖足逋卶修 蘯寙京足o亄/> tr轨rong>怛是靥 圆䪡京䘯寀37迯叵轴您trs 现耙也驾驭调配囃娰画达驾轻>慟秋r喜若狂啊!

ong。想豨trong>啊!

慙昱昮卜”魏琛回道。

 夌圚O了〺亄畉限的疗怽/> 啊!

菥rong>怕/> 玐 tro轨rong>
p>/> 壥么样trong

trong>啊!trong


菥rong>o意/> rong> 啊!

菶rong>o愌般rong>两丶在挮 舯靥trong>啊!

菶拺离灯靗怽/> 亻䙍陈迃孄蘯廌乯靥trong>啊!


p>回/> 奫囬尌般/> 奌般o躬䤯坦诚这二一䛸B坦诚逸/>/s…地 约>抚>戄庍菶赢唪亗怍菣手受怌的盯靥trong>啊!trong

隍菶在挮 舗怀䛍料玍o愌般怺京䚄有仯讳逸旙/> o愕/> 不蝐事,䛽舉觯靥trong>啊!trong

trong>啊!trong

啊!trong


菥rong>o亓麨rong> 下 出杙会乥逥rong>怨壃尞逸䕀什䛙现

初丸 啊!

菣/> ,等N唪亨rong>b /> 离天二皬䤩反trong>啊!

華沜 受怙/> 啊!

菰 亀䛙"可昍蝌话痨Pb /> 乌般䕺去Z队>庩台 槉tr皬輀tr皬B癖 蕆䇙/> 瞉> 靥trong>啊!

r /> 我皯丶曋魋魌 <怰b />望6/>

靥trong>啊!


p>磅<先丼亖的痭竂 大s喥家咱阶和䚄头皚窯靥trong>啊!trong

圜这亥逺京䪍o亓麍蝍o亐窯靍蝐挽旤名菣回的疗怍菣回的疗怤吆皓尞B一䛌脉叨来的东西。trong

r /> 我皯丶曋魋魌 <怰b />吆,佟掌乆/> strong 的疗丶曋魋魤吆Qong圿两丷未p>狈熝亙伃r的譣羨蚄回应:


喂亗急trong>啊!

亀旷伌奤但的二篮囌练颍※觥0窢B与>什是袤吆䛙b />靥trong>啊!

菶亶里 圯靥trong>啊!

尝ne;皬反蝐/> 啊!

菺亣是営售囌喷抢胨成的训,脸乙搙的疥rong>怉夆记的挿玉>> 壥rong>怗怽b />啊!

菄限亄畉rlipan>/> 啊!

菥rong>怌。佀很一>> r百>壥rong>怗怽b />啊!

菣乣虎虸都纗怄/>


p>之strong 圾 䢯夼斯想豨trong>啊!trong

啊!trong


冶亶里 的疗怰b />迉扄我䕀身标囌br />圿颍※觥挮寀䊐窯靥trong>啊!

菶 的瀥,等䚶<玶tr寨rong>


p>tr想豽,帪&天讲愺京瞥冕皇迌细ong舤启靥trong>啊!trong


菺亄蹭蹭鰈耽>夀g圯轮迌ROLL朻贜g的是GG反蝐b />啊!

众皆哗圯靥trong>啊!

他圤吆䛟g始颍※皋圸/>主功播给予皫ROLL朥迯袟g圶赬97庨trong>啊!

菣亗暂专軏顷靿>匫壃徥trong>啊!

圶赬颍※觮徥trong>啊!

菥rong>怙g>瞂可严肃期g亐亖渼䛨rong>啊!


p>迌g>瞄捺圀佼想豨trong>啊!trong


菺亄盬去圀京䘯勞的疗怰b />亙手  圜坐>电播在非回li欢 徥trong>啊!

菶trg>r得

圯靥trong>啊!

哪得 啊!

b />押唯皬坐标徥trong>啊!

丏聄赬坐标 篮囌䤯的色夶翼翼o隐蔉仺。佮附叨trong>啊!

rong>r<䕀rrong>啊!


p>迌练畟g回疼播圤启靥蚄回应:

p>

章0303


菓篌我>什E麗怄b />”魏琛回道。

菉迖躮唟g些躮徍蝐/> 啊!

sto迖与什D吟g亄;ni冪亗怽b />啊!

菙欈壗怨trong>啊!

製g>瞟g…o迖>这朞着丯営o躉迌䘝 麗怄b />绯‟g地意回br 成<京 你;ne>丙现善不>朝胀/朤名伎俩逨戄䛙逖溛是丆;判吳仌>壥trong>啊!

<徍蝐/>

o迮唯咒ni看躞吗>壗急trong>啊!

菥rong>怛是怯<的请雇緃夙但以麨rong>怪蘯么样?”


p>譆/> 奄譥⍐<虚传徶修rl回trong


喂䛌亶里皍躲躲逯亙大家的疗怐b />的鰈颍※觯圸O靥trong>啊!

。亨靯<嘘壃徯亐里皥逞䕀躐/>乥逸/>,裁施逞裁/>乽匓䔟圯證>壥trong>啊!

亀䛌帪徍蝽然毐/> 啊!

菥rong>怛是亙r䢁踓丛圜坌我纨蚄回


p>亐魉挽/>

阶咯地思异曲吂唪亶修rl回trong


可 <逯䢼畉徍蝐/> > 波/> 不昤朙朞S䕮徥些狸輽漥幽魞缠绝…赬尰 画飌贉tr,䢯亙盯美掴䶬兙不昧逸毐亄畛g罽庀,圙现 总䛕/> 翥胜尶 >圯<早o皩皥停>/s术喟播给予皓泪 怎 <骗>阶咉挽讲rong>”魏蚄回

or䢁帰> 睳仌仯煌木rong> 啊!

菥rong> 成<匂卶佯颁踓距我纨rong>怗怽b />啊!


p>

児b />回br 常rli欢挽/> 壥麥厍o连亐篮除 <二g>瞄捺圖逺䢯刌g>瞂可昍蝐菰ni

s述
阶咉挽讲蝥逌丩庨敢乢丽 佶䰔军种是的疥trong>啊!trong


菷亐䘯<秘〮徍蝐/> 啊!


p>亐䘯<秘 成g>瞁秘〯的矍飆。左麨trong>啊!trong


o迏刌唯皬致陷>ni徍蝐b />啊!

瞟羗 丩踩 <陷>徨trong>啊!

呤圶赬尙不昧/>亙盺的仺。佮唰 旙


旙日零距徨trong>啊!

oong陷>怕 <败飗怘b />啊!


p>怕 啊!trong

trong>啊!trong

啊!trong


人W亐喋喋<休庨僽 䘯<骗耀恨铁<钢庿盯/> E逌BO )tr圯魄讶咄骗/>看暂 暂>䇞圯赞美词庥錓暂>挽/> N皆笽 升trong>啊!

!li欢暂 trong暂严庿一r一巻雌练/>> t巻徨蚄回



菙竀旙竀暂严庯扉挽爱徍蝐/>

trtr静听E暂严乌仯地亙盺话逯営 Z

兄是严庆)丛滩皐槉白 亙尞为 />的輀譌意躮g>瞁 亷喷暂醒啊!

菂然骗>手暂严>骗暂> 亄o迏手楽靍蝐/> 啊!

菰n想豍蝯折 /> 怛是 踓免嚜亿庆佯
r喜若狂啊!

<,东亿䛌暬 庨 水闌一r竢 骗>抢记彌ﻸ@輀 䢁贉tr嚯>心丙渼咱庨修 产业證秋差徶 Z亐媒出在日庨叶篌春几乹/> 奓普爱者逘要rli<,不口<\迫触默去皥庮徨trong>啊!

tr一练句逘丩庪义夞圯,就

庤>佀保亖渼 亻觌庨 踓免画飞圿䛌 Z看办p>慮徨trong>啊!

ong 成你 >慯>>抢輀看自圿䛍是阩庮ongrong>怶 #自逸/>回br穿 衼的皇帀的裸奔Hrong>>>乐裸奔>刉仯昨>>/> >>跕>删凌6徨蚄回


p>
o迌>o迏 骗>佀事连的丛 踁贉tr篌喥的磗怘乤 ”tro能> <>>竹䀜这亮徨蚄回

丶篆,>>b />好芤圌裸裸竹/><京瞌暎営䀉trtr骗异朰 徥trong>啊!

坦白>o连䯐奋庖看>>俠’私渻慯佶䰮贉tr谁䛌渶窀悦ﻬ汶篆地旆京瞏判>佀5悦Pni>>骡井﷞ong>o迗佰ni限媐朆>佰ni庙风天励>o连 />濻逶捺手章䰥些r䢁限手圮徨trong>啊!

菰n亜坐圯 的疯轮圿<,丛连庙风>o大宐 tr蝥抢>o大宐 tr蝥抢輀 怄圮徨trong>啊!

菰n地意选trong 迮tr说>o运手濻逶捐手章ni庙风骗丌>佰n 迥庙但件䰐事,䛙渶窰niong皥>亿䛌殗>位蝐b />啊!

夌乤天这一徥trong>啊!

啊!

夌乐圶〥逞 刻蝥抢輀贉tr但r坥退亳仌乖看E退回brrong>怌他廃r䢁r坞䍙蝥抢輀rong>怮徨trong>啊!


京䤉 /窰春退,不 迥亐䤉 / 常胗 挽/> 啊!trong />

暂两吜者尞为䊐暎单有竹驈䀑遄扮者䛀,丶 #现但令吜廀有>百>佰 <仅䛀暂严逌仿䛀而是去皱凤吜抢紸>位菶孄讶咄亥退/> 踓免嚜亿庆佯‍蝥京佯‌<仅䛽,但令吜丰吥出。r坯輀吷岫丌台亄畛丌朝＀有>庙B>>/>

‌驈台b />风者吙有聀/>J动办他白逌乤J尮皓但仞圿䛙渶r>佰䤯䘯庒B在丯駌翥旙风者丯騯䢑怼䀑离ong各trg>>b />䛌 輀退/> 操者练 操者吙帪J劐练 b/>䤯篌去皌夆tr孄非你执E逶 0咯孄诤姿有心挽去皤吀爱徨蚄回trong trong>啊!trong 啊!trong

印br颍※觶孄讁贉tr帪在日庍斪尥退阩tr亐但;伌䯐出杺记圤吴t>亄艽这亀/> 䛌暬ne>敌丽吙帪退 䛤輄霸讋 >胗丰亄異 吙,圬逶渶ng出杺䢯夕徨trong>啊!

搞 g>瞥堂䣗怘>䞜喻文骗tr琢圿送‷朙/> 佨trong>啊!

或许送家 䛗佌仿>嚄摸霸动圤吙帪然>得 佨trong>啊!

成<盯亄吗>壗急trong>啊!

華轮圿亄盥逥rong>刻 戄了除 r脱rong>>得


/> 佨trong>啊!trong trong>啊!trong 啊!trong


otrong圚出杙>罽吟龗怮tr记者皋圯”魏琛回道。

菣 >位蝐b />啊!

胗东胗圄拞亄仌䛗巏刏躤吥龯记圖嚴彏刌唐扖建在日庙口 <记者丶瀰 > 吔颏尉trtr吴线骗画雇緞罗辍叨trong>啊!

些狁贉你trong>⪔颏 /> 咱b />抢p䚍 场宯限的o连吴京BOSS皽玉竹 ;大强>位蝨trong>啊!

菌g>瞟羗怉trtr记者天这一o尞为嚄扶的宭静>佨trong>啊!

记者好骗尜尜疿尥rong>电 >佨rong>怞亄仄o大rli龯亐 /> 在悠 <〖 trg>笨蛉踩康叱的疥trong>rong>怨蚄回


亐䀖丐䀩偷P轉B想豶渶 g>瞯亐䤯篐䀬弦记者>䘄艄骗胗闪躮篌想豨trong>啊!trong

trong>啊!trong

啊!trong


圌䛄or亐乌>俠‐槞圙箈嚯>丰边圜䢁踍洼S䀬领乥逋印 9伌贜>位蝐/>

佥trong>啊!

圖 井夕外匮-啊!

菨rong>捖軿䛀匨rong>>佗怙/>

佥trong>啊!


b />伾BO外 trong魍捖軿䛀北怙手丁家咆䪡〙/>

嚍製g>瞟纗急trong>啊!trong >/S 圱/> 啊!trong trong>啊!trong 滩/>trong觐窬尐绌譯皙〄是严抠轮它湭脸修rl回trong

b/>丌回的疥蚄

(1002)